又一女子在酒店遇害她的死本可以避免

发布时间:2023-03-26 13:09:27    浏览:

  谈及她的去世,家人悲愤万分,“如果酒店当时同意我们看监控,及时打开房门,也许还能抢救过来……”

  当天上午8时许,李女士和家人说,孩子的心理辅导老师约她到某酒店谈事,随后就乘网约车离开了家。

  之后家人有些不放心,便打电话联系她。第一次,无人接听;再打,已经是无法接通状态。

  9时30分左右,他们来到酒店向前台说明原由,说李女士可能被人骗了,有危险,请求酒店帮忙调取监控,确认李女士是否来过酒店,在哪个房间。

  不得已,李女士家人只好又来到派出所,而派出所却因失踪时间短没办法证明,要李女士家人与酒店自行协商。

  无奈之下,李女士的家人只得再次折回酒店,此时已是10时30分。经过一番交涉,酒店经理终于同意调取监控。

  从监控中看到:李女士进酒店后上了电梯,并在8时37分敲开了315号房间的门。房门刚打开,一个戴着帽子与口罩的男子便抓住了她的手,想强行将其拖进房间。李女士虽挣扎后退,但最终还是被拖了进去。

  看到这,李女士家人央求酒店管理人员赶紧打开315房门,但管理人员却以“报警才可以开门”为由拒绝了。

  直到当天上午11时30分左右,距离李女士家人来到酒店已有两个小时之久,在民警的介入下,315的房门才被打开。

  根据酒店监控显示,犯罪嫌疑人作案后,于当天上午9时10分离开酒店,而李女士家人是9时30分左右第一次到达酒店。

  也就是说,如果酒店在得到家人提供的基本信息后,能够第一时间同意查看监控、打开房门,也许李女士还有一线生存的希望。

  那么,从法律角度来说,当事人家属向酒店要求查看监控,酒店是否应该配合呢?

  在有基本证据证实当事人可能处于高度危险之中或已发生刑事案件的情况下,酒店应当配合提供公共区域的监控视频。

  也正如网友所说,人命关天的事情,酒店不应刻板地按程序办事,应该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显然,该酒店在此事件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然而事发后,酒店负责人一直没有出面善后,李女士的遗体至今仍在殡仪馆存放。

  2016年4月3日,一位网名为“弯弯_2016”的网友入住朝阳区和颐酒店。

  当她站在电梯口处寻找房卡时,一名陌生男子靠近她搭讪,并试图强行将她拖走。为了阻止弯弯喊叫,这名男子还用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和脸。

  2018年8月,“华住旗下酒店开放数据”在境外网站挂售。卖家声称可提供1.23亿条华住官网注册资料、约1.3亿人入住时登记的身份信息,以及2.4亿条酒店开房记录。

  这些记录涉及姓名、手机号、身份证号、家庭住址、入住时间、房间号及消费金额等信息。总计近5亿条数据,共141.5G。

  2019年6月15日,一对去郑州游玩的情侣,在酒店电视机下方插座内发现了头。

  当晚,警方对涉事酒店进行了四个房间的抽查,无一例外,均有头。该酒店的每一张床,或许都是直播现场。

  2021年7月30日晚,微博用户“fiore花花”入住上海一家全季酒店。

  凌晨3点,正在给客户发消息的她,发现一名男子闯入了自己的房间,并停留了3分钟。花花被吓得大声呼叫,该男子才退出房间。

  、隐私泄露、被陌生人闯入、被拖拽……这样的“住宿惊魂记”,让客人胆颤心惊。

  当我们在社交平台搜索“酒店安全”“独自住酒店”等关键词时,不难看到这样的帖子与文章:

  这足以看出,大家对于入住酒店已经变得小心翼翼,企图通过所谓的“攻略”,避免危险降落在自己身上。

  “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证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然而很多时候,酒店在发生事故后总会摆出一副无辜脸,好像自己才是那个受害者一样。

  “整个过程持续了5、6分钟,在一个全是监控摄像头的地方,没有任何安保人员、酒店管理人员出现搭救。”

  “保洁人员来了之后,认为我们是小俩口吵架,就在旁边看着,没有强烈地制止。”

  根据监控录像显示,凌晨2点21分起,该男子从7楼到10楼挨个房间开门,整个过程持续了近50分钟,全季酒店竟没有安保人员对该男子的怪异行为进行管控与制止。

  在酒店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全国酒店从业人数也在不断上升,相应管理与培训得不到位,使得酒店从业者素质良莠不齐。

  与此同时,日常监管不力与行业标准执行不到位,也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钻了空子。

  面对房间内被查获的摄像头,当记者问到是谁安装的时,酒店负责人毫不在意地反问:“你感觉会是酒店装的吗?肯定是有人拿的资料卖钱。”

  对于自办酒店房卡,我国法律早有明确规定:酒店需要给本人及同行人员做好身份登记之后再办理入住,同时,当遇到访客拜访时,也需要做好访客身份登记。

  但无论是技术设备的升级,还是安保工作的增强,都只是保障安全的一种手段。人,才是最根本的因素。